殷國安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03日02版)
  沿許昌境內311國道一路東行約18公里處,道路北側便是許昌縣五女店鎮政府所在地。與政府大院一路之隔的正對面,是兩處被圍牆圈占的大片土地。村民們說,四年前,這裡是近千畝的良田。四年後,這裡卻“瘋長”了大片“別墅”群。(《京華時報》12月2日)
  早在10多年前,國家就叫停了對別墅類建築的土地供應。不過,五女店鎮政府於2013年10月17日在一份“告群眾書”中曾表示,鎮區綜合開發是一項互惠互利的民心工程,有利於提升鎮區形象和群眾的居住環境。
  別墅建築究竟是不是“民心工程”,要從下麵幾個方面看:第一,在耕地被政府征收長年撂荒後,曾引發被徵地村民的不滿和反抗,部分憤怒的村民推倒了圈地的圍牆,群眾明明表達出了反對的聲音,怎麼卻成了“民心工程”?第二,政府將千畝土地轉手賣出後,賺取了上億元的差價。開發商獲得土地後,違規開發別墅群,老百姓從中得不到什麼好處,民心當然不會擁護這樣的工程了。
  一些官員喜歡喬裝打扮,把自己想做的事都說成是“民心工程”。這樣一來,“民心工程”就發揮了兩項功能:一是遮羞布。當他們興辦的是為自己撈政績的形象工程,受到群眾反對時,卻對外宣稱自己辦的是“民心工程”,讓不光彩的工程聽上去義正辭嚴;二是狼牙棒。當輿論監督批評他們的形象工程時,他們就能揮舞起“民心工程”的大棒砸過去,算是給批評者迎頭一擊。於是,“民心工程”就成了官員常用的口頭禪了。
  打著“民心工程”的旗號搞形象工程並不鮮見。山西省蒲縣是省級貧困縣,全縣財政收入才3億多元,卻歷時兩年建起一座總投資超億元的文化中心,主體竣工的蒲子文化宮氣派豪華,被指酷似“鳥巢”。對此群眾認為是勞民傷財,而縣領導卻認為是提升形象的“民心工程”。江西贛州建設的“和諧鐘塔”主題公園,號稱世界最大機械鐘塔公園。項目的標誌性建築是一座113米高的機械鐘塔,比英國大本鐘塔樓還高出8米,官方對其定位是造福百姓的民心工程,最終因為難以運營而宣佈停建,可惜已投入的4.5億元打了水漂。這些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都被戴上“民心工程”的光環,結果還是免不了以失敗告終。
  現在問題是,對於同一項工程,老百姓認為是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,官員卻說是“民心工程”,到底由誰說了算?這樣的問題很好解答,是不是“民心工程”,必須由人民說了算。當官員意見和人民意見不一致時,只能以人民意見為準。因此,是不是“民心工程”,不能聽官員們自我標榜,而要親自去聽一聽老百姓的評價。
  遺憾的是,理論沒有得到落實。是不是“民心工程”,人民說了沒用。這些工程上馬,基本上就是官員說了算。甚至當他們偽造民意,打起“民心工程”的旗號欺騙時,也只能聽到一片附和聲。於是我們看到,一些形象工程、害民工程、腐敗工程都在“民心工程”的“杏黃旗”下登臺。
  現在,中央早已規定,凡是重大行政決策要征求民意,舉行聽證會,防止官員個人拍板決定重大事項。看來,堵住號稱“民心工程”的形象工程,必須充分讓人民的意志參與進來。  (原標題:別玩了,喬裝打扮的“民心工程”)
創作者介紹

qpvlsrgvkvlw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